北京记忆丨“天津百货售品所”与王府井大街

时间:2019-09-28 来源:www.ciptc-top.com

天津百货公司是过去王府井大街较大的百货公司之一。我于1934年以见习生的身份进入这家商店,直到1968年大华百货公司搬迁。我在王府井从事商业活动已有34年,并亲身经历了这段时期王府井大街的历史变迁。

王府井大街晚于北京老城区“东四,西单,鼓楼”。但是,它位于东城地区,靠近东交民巷的“使馆世界”。外国客户的集中度很高。产品质量高。风格是及时的。从民国初年开始,它已逐渐发展成为具有外国特色的繁荣企业。街。

外国人称其为“莫里森街”(Morrison St. reet以上海英文报纸《密勒氏评论报》主编莫里森在街上的名字命名),甚至外国也知道这条街的名字。

但是,旧的北京政府却落后了。到1934年,这条街仍然是Tuma公路,它始建于1935年。

当时,南北只有四栋建筑,一栋是外国的福隆洋行(现为新华书店地址),一栋是人立地毯公司(现为拉蒙西装店地址),一栋是同升鞋帽店,另一个是天津百货营业部。

还有一个老式的砖木结构(现在是白草中药店的地址),当时是一间公寓。当时,这条街上较大的中国商店包括百货公司销售办事处,中原百迅公司(同胜及现址),古董店和西服店。

古董店对顺斋,宝源兴,万一城和立顺厚都有利;西服店由陈振铎,陈森泰,向吉等宁波人经营。

也有很多外国人开的商店。除了上述的福隆洋行(英国业务)外,还有Uliwen Yangxing(法国商人),Ligu Yangxing(印度),Lily Watchs(意大利),Yamamoto Photo Gallery(日本),Texco煤油(Texco)。

天津百货公司总部位于天津,前身是“中国商品销售办公室”,由公司组织并于1912年开业。

创始人宋则九担任董事会主席。他是一位爱国实业家,与冯玉祥有关系。经营目的是出售国内产品,以振兴民族工业并恢复权利。

产品非常严格,不仅必须是国内工厂产品,而且还必须是国外材料在国内工厂加工的产品。

1937年“ 7月7日”事件后,华北沦陷,在日日统治下不可能出售国内产品。改名为“天津百货商店营业所”。

在北平,太原,西安和济南设有分公司。天津也有两个分支机构。在上海设有采购办事处。整个系统中有1000多名员工。

总公司负责人说,经理兼助理经理,天津总店经理王乃春,副经理季玉茹。每个分支机构的负责人称为主任和副主任。

宋则九是一名基督徒,与教会关系密切。因此,百货商店具有强烈的宗教色彩。

各级负责人是基督徒。所有分支都与当地教堂相连。所有从业者必须遵守宗教仪式。每天,他们都必须“谢谢”并“祈祷”。每个星期天,他们都想牺牲半天的工作时间,因此他们应该停止工作进行敬拜。

北京的天津百货公司是傅景汉的分公司。 1932年,他首先在前门外的江家胡同开业,并经营批发业务。负责人是王木鲁。然后租用王府井大街上的三层楼(现在是花都服装店在百货公司对面的地址),这是由着名建筑师钟森(解放后担任建筑工程局局长)设计的,保险期为20年。建筑费共计人民币20,000元(建筑物在解放后已通过保险期。为确保安全,1976年拆除了用作仓库的三层以减轻建筑物的重量,并将继续使用今天)。

大楼建成后,于1934年正式开业。负责人进行了分工,主管傅景涵专门从事零售业务。副总监王穆鲁(Wang Muru)专营批发,并分三部分购买,销售和总务。

批发部门有30多名员工,零售部门有70多名员工。当时,百货商店销售部门在王府井百货商店中拥有相对较强的资金,并且具有一定的优势,因此业务十分繁荣。

公司的业务政策以及所有事务和宗教活动均按照总公司的规定处理,并于年底向天津总公司报告。

我是一名实习生(学徒),于1934年进入百货公司。那时,我14岁,毕业于小学,在青年团夜校学习英语。

当时,找工作并不容易。当您进入大型企业的学徒制时,您必须要求某人对其进行介绍。

在学徒的最初三年中,他只负责清洁桌子,扫地和为人民服务。第二年,他与哥哥(推销员)一起学习了商品知识和商业技能,第三年,他担任了助理推销员。

在学徒三年后,他成为正式的销售员。学徒不准回家。第一年他们将回家半天,以收拾衣服,而不要过夜。在第二年,他们每个月回家两次,而且不会过夜。第三年,他们每月将回家三次,共住一晚。

销售员可以请假,不扣除工资。到交付大房子的门,只有三到四年的时间,以免新学徒不了解规章,冒犯顾客。我曾经去过热河,唐玉林(唐二湖)和王光美的家。

员工待遇,所有员工均可住宿。为了展示商店的新风格,百货商店的销售制服,制服和长袍都不允许。

学徒和推销员在夏季分别发放了两套白布制服。冬季发放了两套蓝色布制服;负责人制作了羊毛和丝绸制服。

工资:学徒一年,月薪仅1元,第二年月薪2元,第三年月薪3元;销售人员每月5元。

当时,价格也很低。五尺布每英尺五分之三,银丹石林布每英尺六英尺。春节后的年度结算称为“讲普通话”。

利润按“东六组四”的比例分配。 “第四方”的大部分内容由负责人划分,名称为“股息”,其余为销售人员和学徒的奖金,名称为“进餐”。销售人员每人每年可获得五至六十元人民币,而学徒则每人每年可获得一至二十至三十或四十元人民币。

在旧社会,工人当然受到资本家的剥削。但是,百货商店的资本家思想更开放,更有远见。他们意识到提高员工素质对业务发展是有益的。因此,培训员工和组织业余教育并不昂贵。员工学习商业技术,并注意提高员工的文化和体育水平。

有篮球课,古代文学课,诵经队(合唱团),外语课(英语和日语),教老师教外语和《古文释义》,并聘请教练教球美术。例如,现在美国国家体育委员会(National Sports Commission)的篮球队长齐作云先生已被出售。商店的篮球教练。

这样的教育确实取得了成绩,不仅提高了员工的文化水平,而且振兴了商店的氛围,增强了凝聚力。

同时,商店规则非常严格,顾客必须友好,礼貌,热情和体贴,绝对不能冒犯顾客。

工人也很认真,勤奋和努力,每个人都必须坚强,每个人都将争取第一,否则他们将不会得到晋升,甚至不会被解雇,这些工作将被掩盖。像往常一样,那时无法回答客户,聚会和聊天的现象是无法想象的。

正式的销售人员必须精通商品知识和业务技能。如果出售布料,则必须掌握数量,木板,折痕,腰围并计算五项基本技能。

数量为量尺;木板是一块卷布;折痕是被撕下的布的数量;腰是肘部的布,没有大的误差。计算是为了计算价格。

所有产品必须快速准确,干净整洁且报价清晰,否则将不被视为合格的销售人员。

我在小学时拥有外语基础,在商店里进一步学习英语,学习日语,结识了公司,并很快接待了外国客户,所以我得到了晋升,并且一帆风顺。

百货商店销售处的工人六岁时可以享受两个星期的假期。夏天,他们去香山寺总经理的别墅去夏天吃,住,玩,租车去北京。

通常,当地分支机构的同事彼此不认识。只有在一起时,他们才能交换每个商店的情况。

我在百货商店的销售中度过了四个这样的假期。上一次是在1944年,当时北京人吃了“混合面”。

在卢沟桥事件中,北平商业曾经受到影响。 “ 7月7日”晚上,尽管目前局势十分紧张,但华孚井大街却首次亮起,游客依旧热闹非凡。

突然,枪声嘶哑,命令混乱,人们逃离,一些人被压倒,一些现代女孩的高跟鞋掉了下来,我们百货商店的销售部门迅速关闭了铁蝎门。

第二天,几名来自东交民巷的美军士兵奔跑而来。他们受到第二十九军的警告。一名美军士兵害怕立即从马匹上摔下来。他被第29军抓获,然后由美国领事馆谈判。返回。在我再次开门之前,我呆了两个星期。

在日本占领期间,王府井的生意在1930年代末和1940年代初特别繁荣。这时,新建了许多建筑物,例如东方阳福店(帅福园口),神昌钟表,恒得利等,并开设了新的王府百货大楼。该商店的股东是日本宪兵队的翻译员李世文。首先,这是一个独资经营,后来股东常常很香,后来又招募了天津的股东。

同时,日本人还在王府井开设了三间百货商店,分别是中坊,宋颂和虎屋。王府井生意很好,竞争更加激烈。

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王府井发生了两次大火。其中之一是1936年中原公司的大火。它是从赛璐toys的玩具中燃烧下来的,并整夜燃烧。

据说该公司的大部分销售是日本人,所以是纵火案,大火前曾发生炸弹事件。

该公司无法恢复运营,在大火后清理了场地,随后将其出售给了亨德利。另一个时间是1942年或1943年,东方外交服务店起火时,是意外火灾造成的,四人被烧死,两人被扔下了建筑物。

据说这家商店的老板姓刘,他依靠军阀的妻子作为股东,并在大火后不久恢复营业。

1943年,日本宪兵队在百货商店里逮捕了人们。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日本女人在东单开一家咖啡馆,经常来买东西,对销售人员非常熟悉,经常会说话和笑。

这一次,一个推销员问她:我听说美国飞机轰炸了东京。是真的吗?这名女子是日本宪兵的“携带者”(即日本宪兵情报官员,收集情报),并告诉宪兵队宪兵三次,逮捕了八人,数英国导演赵梦。宋玉喜老师,销售员张春泰、孟昭雄、齐鲁贤、刘春明、张嘉欣、郑成琦。

求助之后,花了很多钱才把人救出来。百货公司的销售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从那以后,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到1944年,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战败,军事物资匮乏,经济控制进一步加强。该公司的外国布(即,大型工厂机器织造)免费征购,只出售国产布,减少供应,市场疲软。生意不景气。日本投降后,生意没有改善,只是勉强支撑住了门面。

赵一智,百货公司营业部的长期存货,是我家的主人。他每年去上海两次购买,他对外国商品和Beiping都很熟悉,他也认识很多人。

当他看到百货公司的销售前景时,他邀请我离开办公室,另谋出路。准备开张大华百货。

1945年3月,我在东康三台泰康汽油大厦开了一家批发店。我在市场外经营货物,在三口建立了夜市。我在积极寻找房子。

经该人介绍,租了一家隔壁的东门市场北门森龙餐厅(现五芳斋地址),签订了一年的合同,先交了1560元一年的租金。

这个房间是森龙饭店老板张森龙的。然而,房子是日本胡屋百货公司的原址。日本投降后,Huwu百货公司被没收为敌方产品,货物被运走,货架仍在原地。我去了“反伪暗藏物资清查处”,与主管人员协商。货架是按价格购买的,监理人报销了“销毁和使用”的货架,并给了我们一张“销毁”证书。

这样,装修完成并前往上海购买商品后,大华百货商店于1946年7月正式开业。

由于老主顾,生意非常好,可以说是“开门”。半年后,我觉得资金不足。赵义志赴天津增资,增资2.8亿元人民币。被股份公司改制为大华百货股份有限公司,赵一芝任董事,经理,王恒义为副经理。负责商店业务,共有30多名员工。

1948年8月,国民党政府发行了黄金券并实行了“限价”方法。我看到了在邻近的稻香春南方商品店抢购的现象。在两三天内,我卖出了几千桶金鸡牌饼干和大量罐头食品。出现了严重且普遍的购买趋势。

当时,赵义之不在北平。当我无法提出要求时,我决定“修理内部并中止营业”并削减厕所下水道。

第二天,内区警察局问:您为什么无限制地停止营业?我们说过厕所下水道被堵塞,无法使用,而且气味难闻,而且是预防和卫生措施。确实无法修复,并导致他对施工现场进行勘测。

经过一再要求,最后两天恢复了。我们将在一夜之间将贵重物品存储在仓库中,只在商店中保留冷背物品,例如只用最大和最小数量的衬衫来应付外墙的物品。

在同一行业被抢购的情况下,我们避免了因及时决策和及时响应而造成的损失。从1947年到1948年,一般生意都很好。

北平解放初期,人们不敢穿衣服,生意很轻松。 1950年,政府实施了公私合营,劳工管理和营利政策,并为私营工商业的订单和贷款处理提供了支持,以帮助解决问题。大华的业务也有所改善。

1951年,我和赵一芝去了南方参加“土地改革”工作,赵去了南昌,我去了渭北,我们受到了政治教育和考验。

在1952年的“三反”和“五反”运动中,大化是“守法基本家庭”。 1959年,经过社会主义改造的公私合营,赵义之去了市工商联任秘书长,由大化负责。

1958年,我亲自参加了分散工作。 1961年返回单位后,我继续从事销售工作,直到1981年退休。

现在我已经退休八年了,我很幸运,中国实施了改革开放政策,王府井大街更加繁荣。我有机会为人民服务。我现在正在利用外语专业知识,为有关单位进行翻译和教学工作,以充分利用热量,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有限的贡献。

本文首次出现在公众号“ Beijing Pulse”中,如果需要转载,请联系公众背景。欢迎来到关伟:北京麦博

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