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退市公司数量创新高 多元化退市助力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时间:2019-10-30 来源:www.ciptc-top.com

?

原始名称:退市公司的数量在这一年内达到了新的高度。多元化的退市有助于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

坚持增量和存量的增加,将市场准入和出口两个层次,逐步增加存量,实现优胜劣汰的市场化生存,不断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CSRC)主席将在五个月前举行会议。深化资本市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的要求正在逐步显现。

10月18日,* ST Dakong宣布已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大连大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由于该公司的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其股票面值,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该公司的股票上市。由于今年的票面价值,它成为第四只被迫退出市场的股票。

据记者统计,今年以来,沪深两市16家公司通过各种渠道退出市场,创下历史新高。其中,* ST海润,* ST华泽,* ST中和,* ST年轻鹰,* ST华新,* ST印济和* ST大空7家公司被迫退出市场,* ST股东大会决议积极退市,包括小天鹅在内的8家公司通过并购渠道退市。

营销规范退市机制

加速形成

随着监管的增加,2019年退市公司的数量达到了历史新高。今年5月11日,伊辉曼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上表示,有必要探索创新的除牌方式,实现多种形式的除牌渠道。严重破坏市场秩序,触及退市标准的企业坚决退出市场,提倡“僵尸企业”和“空壳公司”及时清理。

除牌监督越来越严格,除牌市场化和规范化机制正在形成。 A股逐步形成了较为完整的退市指标体系和更稳定的执行机制。

退市正常化也反映出市场正在成熟。通过建立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和长期价值投资理念,大大提高了投资者的风险防范意识和理性的投资者理念,可以正确地将公司退市。

投资者“用脚投票”逐渐改变了过去的投机市场气氛。具有良好基本面的上市公司受到市场的追捧,业绩不佳的股票越来越被边缘化,甚至面临贬值的风险。市场逐步形成了“好钱退坏”的良性局面,逐步引导价值发现,加速不合格上市公司的清理,标志着退市制度的不断完善和市场逐步成熟。

“ 2019年退市公司的数量和退出率都出乎意料。无论是主动退市,被动强制退市还是并购和退市,这表明法律法规正在完善和退市。强大的背景,上市公司的退市加速。”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尤其是今年《证券日报》,由于今年退市规则没有重大变化,退市公司数量达到了新的高水平,监管的决心管理“出口”的权限是显而易见的。

创新性除牌

多元化的除牌渠道形成

从今年退市的公司类型来看,多元化的退市渠道正在形成。李展认为,上市公司的退出制度已经逐步完善,A股市场的出口也逐步优化和畅通,这意味着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形成了多元化的退出渠道和相对稳定的退市实施机制。

自2018年以来,投资者明显感觉到对退市的监管得到了加强,上市公司退市的数量和渠道与上期相比有所增加。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证监会已对上市公司的除牌制度进行了新一轮的改革,这种改革正变得更加面向市场。修订《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了《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明确了重大违法行为被强制退市的具体违法情况和实施程序,新增了“五大安全”重大违法行为,进一步完善了退市制度。

“改善上市公司的退市制度和加强退市工作是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在优化资源配置,促进优胜劣汰,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和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国信证券高级研究员张立超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今年退市公司的大幅增长表明A股市场的出口正在逐步趋于平稳。只有使除牌渠道畅通,资本市场才能成为具有正常新陈代谢的有机体系。这也将客观地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

尽管从目前的退市类型来看,强制退市仍占很高的比例,但李湛认为,中国A股的多元化机制正在加速,包括强制退市和自愿退出。该市还包括重组和退市方法,例如并购,清理资产置换和出售贝壳,并逐步与美国等发达的资本市场融合。

张立超预计,并购将是未来退出A股市场的重要途径之一。他说,将来,中国应在并购中利用重要的并购市场资源配置工具,并主动做出以市场为导向的选择。当前,经济转型的背景必然导致产业整合,从而达到优化资产配置,扩大企业规模,调整产能结构,完成战略转型的目标,从而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并购和重组已发展成为市场经济活动。正常生存状态。

因此,张立超表示,考虑到当前IPO审计效率的提高,未来重组的监管审查程序将变得更加务实,通过资产重组鼓励上市公司的质量的逻辑将变得更加清晰。董事会的快速发展以及随后对创业板,并购和重组的注册制度的提升,将在很大程度上成为A股市场退出的重要方式之一。

10月18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决定》,以进一步优化重组和上市监管制度,根据中国国情改善资本市场多元化的退出渠道和结算方式,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

建筑多样性

投资者补偿系统

随着退市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和退市渠道的多元化,如何跟上配套的投资者保护制度已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李湛认为,就退市企业的投资者保护而言,中国已经在建立相关制度方面进行了探索和尝试。例如,对于退市公司,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建高的有关负责人应当通过回购股份直接补偿或者赔偿投资者;同时,承销机构还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并赔偿投资者。 “建立这些制度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并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公司投资者退市的权利。”他强调说,因为一些被迫退出市场的公司可能会遭受更严重的金融危机。例如,如果处以大额罚款,将无法为中小型投资者提供赔偿,并且特定机构很难负责承销。投资者权益得不到很好的保护。

因此,李湛认为,在司法方面,今后不仅要进一步完善相关责任分工,而且有必要完善相应的民事责任追究制度。中小投资者蒙受财产损失后,寻求赔偿和解决问题的重要途径是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因此,司法方面需要进一步完善诉讼制度,保护投资者权益。

张立超认为,目前迫切需要建立合理的投资者保护诉讼机制,促进建立多层次,多元化的投资者补偿制度和刚性的股票回购制度,并加强和完善投资者的司法救济。和救济。效力。从根本上讲,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稳步推进证券发行登记制度的改革,提高证券发行的整体完整性,是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好中介”。

借鉴国外经验

提高主动退市率

尽管近两年来,A股市场的退市公司数量明显增加,但与成熟市场相比,A股退市率明显偏低,强制退市相对较高。

与主要海外市场的退市率通常在6%至12%之间的事实相比,包括重组退市和自愿退市等退市渠道。

根据统计,从1980年到2017年,有多家美国公司上市,而上市公司则被退市。但是,其退市公司的结构与中国完全不同。其中,第一类是被迫退市,约占5%,在过去五年中每年约有10种。二是通过并购退出,约占56%,原上市公司并购后不再是独立主体。由于财务问题或股票价格低而导致的自愿退市,约占19%,其中9%的价格太低(因为美国可以自由减持股份,实际上,这也是自愿退市);第四,破产清算,约占20%以上。总体而言,美国退市公司数量众多,退出渠道更加多样化和畅通。

李湛指出,美国股票市场的退市标准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受到严格监管,并得到严格执行。因此,每年都有大量公司退市,活跃的退市比例很高,这为资本市场提供了保证。该系统的活力和繁荣已为美国股市保证了10年。

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积极除名机制相比,李湛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对强制除名机制进行优化:第一,完善除名制度,加强市场指标在除名中的作用。退市制度中的股价,股东数量,市值等因素;二是完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结构,建立高效,平稳的转移机制;第三,完善和实施投资者保护机制,完善退市制度。在实施该制度的同时,保证了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张立超认为,当前的“建立科技委员会注册制度和创业板改革”将使过去的“壳资源”不再紧张,审查制度中出现上市困难的问题。将会改变,所以更多的上市公司将主动撤退。该市是其战略发展工具之一。随着主动退市的市场需求回暖,主动退市制度和相应监管机制的完善是必不可少的。 (侯吉宁)

(编辑:王仁宏,刘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