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王健林“热血沸腾”的万达体育“有点凉”

时间:2019-11-04 来源:www.ciptc-top.com

王健林对万达体育寄予厚望。

2016年8月,王建林接受了罕见的采访计划的采访。他很高兴地说:“我对体育行业最感兴趣。有句名言:体育是和平时期的战争。在国家和地区参加比赛的最佳方式是体育。足球篮球冰球具有很高的抵抗力足球。鲜血在沸腾。”

“中国的目标是在十年内实现世界第一的体育产业。我们已计划投资5万亿元。体育产业既可以赚钱,也可以赚大钱。”与这些慷慨激昂的话语相比,人们当时只记得他的“名言”:设定一个小目标并赚取一亿。

经过四个月的采访,王建林表达了对万达体育的期望。王健林在体育产业论坛上说,万达体育的“小目标”是“ 2020年的净利润必须至少为10位数,或者为10位数。”

结果是理想与现实背道而驰。 2016年,王健林对万达体育充满信心时,该公司录得净利润亏损2924.5万欧元。从那时起,万达体育还没有从低迷的表现中脱颖而出。

强劲的表现,跌宕起伏

万达体育充满自信,旅途并不顺利。

9月9日,万达体育宣布了自上市以来的首笔成绩单,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万达体育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公司的收入同比下降30%至2.838亿欧元;毛利润为1.044亿欧元,同比下降3.51%;调整后的税收折旧摊销前利润为5880万欧元,同比下降10%。

这种低迷可能还会继续。万达体育(Wanda Sports)预计,该公司对2019年的全年收入预测将在10.08亿欧元至10.7亿欧元之间,同比下降5%至11%;调整后的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收益将在1.67亿欧元至1.77亿欧元之间。之间的同比下降幅度为9%至15%。

如果将时间轴拉长,则可以从已发布的数据中看到万达体育的起伏特征。根据数据,万达体育2016-2018年的收入为8.77亿欧元,9.55亿欧元,11.29亿欧元,2019年的最低预期为10.08亿欧元。根据此计算,2017年至2019年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8.89%,18.22%和-10.72%。

资深专家薛建雄直言不讳地说:“现在外部经济环境压力很大,这家成长型公司的业绩自然会下降。坦率地说,如果没有自己的直播平台,业绩波动太大了。很棒。”

由于性能下降的原因,万达体育被归因于周期性运动的影响。万达体育分为三个主要部分:大众参与,受众体育与数字,制作和运动解决方案(DPSS业务)。其中,作为万达体育的主要增长动力的DPSS业务深受大型赛事的影响。

数据显示,由于缺乏大型活动的支持,2019年第一季度,万达体育DPSS业务同比下降39.83%至2,148万欧元;在第二季度,这一数据下降得更快,同比下降70%至5480万欧元。

中银在研究报告中指出,全球体育市场持续增长,大大小小的现象明显,甚至几年的增长率也更高。而且,由于一系列重大的国际体育赛事,例如FIFA世界杯和Europa联赛,以及连年举办的奥运会,该行业在连年中都呈现出高增长率。

如何避免体育赛事的周期性影响并确保公司业绩长期稳定增长,万达体育显然没有探索可行的方法。

股价低迷,债务令人担忧

尽管万达集团(Wanda Group)的一棵大树得到了支持,但业绩仍未达到标准的万达体育(Wanda Sports)仍在资本市场中挣扎。

上市前夕,万达体育陷入困境。在价格方面,每股发行价从12-15美元降至9-11美元,然后降至8美元。同时,万达体育(Wanda Sports)先后减少了发行规模,将发行数量从33,333,300 ADS减至2,800万股,然后减至2,380万股,并取消了旧股的出售。

历经波折,万达体育于2019年7月26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王健林不在场。上市当天,受到市场冷遇的万达体育(Wanda Sports)破产。万达体育开盘价仅为每股6.20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2.5%。开盘后,股价一路下跌。截至当天收盘,股价较发行价下跌35.50%,收于每股5.16美元。

这个不利的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天。最新房地产统计数据显示,万达体育的最高价仅为6.24美元/股,最低价为3.54美元/股。自万达体育上市以来,该公司的股价长期以来一直低于发行价,而且从未间断。

对此,薛建雄认为,“万达体育被列为经济不景气的早期阶段。尽管在上市时已经打折,但公司经营自己的业务还是很困难,业务正在调整,股市环境不好,资金保守,股价下跌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公司能增加收入,利润将会越来越多,股价就会上涨。”

在投资者“不购买”的背后,确实有很多原因导致公司无法维持稳定的增长和财务风险。高资产负债率是万达体育的主要痛点。 2017年6月30日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03.29%,100.48%和82.96%。该债务水平可与房地产行业相媲美,房地产行业以其高杠杆率而闻名。

不仅如此,该公司的计息负债也在增加。截至今年6月30日,万达体育的计息负债总额为10.1亿欧元,比2018年底的5.61亿欧元大幅增长80.04%。在万达体育的高负债中,还有另一个隐患。 计息债务比率过高。企业的偿付能力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长期低于1,债务结构不够合理。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计息负债占总负债的比例高达61.36%。同期,公司流动比率为0.70,速动比率为0.69。

在上市前夕,万达体育的资金需求将面临压力。万达体育集团总裁杨恒明表示,上市后,募集资金的很大一部分将用于减少债务并使融资负债水平恢复健康。但是,万达体育仅筹集了1.9亿美元的资金,仅占此前估计的5.75亿美元最高融资额的33.04%。对于高达10亿欧元的债务,1.9亿美元的融资只是“救助”。

但是,薛建雄认为,“如果公司不将募集的资金用于偿还以往的融资,也将迅速亏损。在这种情况下,财务报告将更加丑陋。”

值得注意的是,在债务激增的情况下,万达体育的资产结构处于巨大风险中。难以清算的商誉和净无形资产在总资产中所占的比例很高。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的商誉和净无形资产价值为12.52亿欧元,占总资产的63.10%。

财务评论员严跃进认为,该公司的声誉很高,无形资产通常很高,这常常引起投资者的怀疑。 “公司商誉的资产所占比例较高,并且经常面临商誉减损等风险。尽管体育公司确实强调商誉经营的方向,但是从上市公司和其他业务的角度来看,有必要加强特定项目的营业收入。等待,这将反过来确保商誉价值的稳定性。”

作为体育产业的先驱,万达体育没有“吃螃蟹”,但在资本市场上却越来越少。目前尚不清楚这艘船是否能够实现王健林“运动王国”的梦想。

“局外人”进入游戏的困境是什么?

也许是为了避免万达体育公司过于激进,万达体育公司最近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进行了人事变动。

万达体育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盈方集团,世界钢铁公司和万达体育中国。这次人事变动是万达体育中国。 9月6日晚,万达体育宣布,万达体育中国区首席执行官杨栋因个人原因离任,并离开了公司董事会。

Yang Dong是2016年万达体育中国的首席执行官。他曾任NBA中国商业事务高级副总裁。王健林赋予杨栋以探索中国体育盈利能力新道路的使命。在2017年万达年会上,王建林任命杨东伟为名,并要求“体育要做好和发展”。

但是,在三年半的专业经验中,杨栋打破利润问题并改善中国地区业绩的使命最终被击败了。截至目前,该公司95%的收入仍来自海外市场。

对于万达婴儿集团的继任者高一民来说,挑战并不容易。王建林对于万达体育的盈利能力抱有很大的野心。王健林在2016年12月的体育产业论坛上说:“自从体育产业被称为以来,利润是公司的主要目标。”他对万达体育的计划是“ 2020年的净利润必须至少为10位数,或者为10位数。”

现实与王健林的万达体育计划背道而驰。根据公开数据,万达体育2016-2018年净利润为-2924.5万欧元,7899.2万欧元和5401.2万欧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1592.9万欧元。如果上半年的整体表现不佳,则年度净利润表现可能会受到拖累。就万达体育的整体表现而言,王健林所喊的“ 10位数”利润“小目标”还很遥远。

根据高一民的简历,他是体育界的真正“外行”。根据王建林的要求,“通过体育产业增加旅游业和其他相关产业的发展”,万达体育与万达文化资源将有机地结合起来,解决高利润面前的困境。

对于高一民来说,如何帮助这家初创公司学会独立行走并快速奔跑,那肯定是一场持久的马拉松。

有人说,在马拉松比赛中,您的起点很高,速度也很快,但是结果是谁可以坚持到最远。万达体育可以持续多久,时间将见证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