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药业控制权之争悬念大增 控股股东持股8次遭冻结

时间:2019-08-22 来源:www.ciptc-top.com

?

sh600671.gif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自长城集团接管天目药业(国防权)以来,围绕公司控制权的“争夺战”从未停止过,尤其是公司今年第八次公告称控股股东持有的股份被司法等待冻结列表,它给予公司控制权。无论谁进入决赛都变得越来越混乱

《投资者网》向晶晶

以“杭州第一家上市公司”和“中国第一家中药制剂上市公司”为首的杭州天目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目药业”,.SH)近日宣布,其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持有的股份被冻结。

看似普通的公告背后令人惊讶。这是天目药业今年第八次宣布其控股股东持有的股份被司法等候名单冻结。

在这方面,天目药业表示,“如果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等待冻结的公司股份由司法机关处置,可能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结果,天目药业的未来控制将会下降。是谁呀?

冷冻8次

8月7日,天目药业宣布其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新增等待名单2992.8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63%。

截至公告日,长城集团直接持有公司股份331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25%;司法冻结股份数量为301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78%,直接持有公司总股本的90.96%。这一次,它等待冻结29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63%,占公司直接持股总数的90.38%。长城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冻结4.2亿股。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天目药业今年第八次发布冻结公告。

在经历了张鹏飞,宋晓明和杨宗昌三位负责人之后,2016年1月,天目药业迎来了长城集团,赵瑞勇是天目药业的实际控制人。然而,2017年3月,天目药业被青岛汇龙华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回龙华泽”)四次招呼。结果,上市公司开始控股。

在天目药业被回龙华泽袭击时,长城集团宣称:“过去没有,不会,也不会出售天目药业的控股权。”

去年9月,长城集团实施了战略投资计划,并与汇龙华泽的独资企业青岛环球财富中心达成合作意向,以13.5亿资金支持天目药业的实际控制。然而,天目药业直到今年1月才公布,在两方参与诉讼后,他们暴露了出售壳的阴谋。

如今,长城集团不能不让天目药业的控制权出售。毕竟,它的股票被冻结了八次。如此长期的冻结,长城集团对天目药业的控制将持续多久?

谁将成为未来?

天目药业成立于1958年,是“天目山人民公社国家药房”。它于1993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第一家中药制剂上市公司。目前,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销售药品及相关保健品。主要产品有薄荷脑,河车大胶囊,珍珠眼药水等。

自长城集团接管天目药业以来,其控制权的“争夺战”从未停止过。与此同时,该公司的业绩也是乐观的。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1.24亿元,1.76亿元,3.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21,200元,814.16万元和-888,170元。年亏损分别为-0.14亿元,-0.15亿元和-0.26亿元。此外,天目药业的三年负债率约为80%,分别为78.39%,77.46%和80.27%。

2019年第一季度,天目药业实现营业收入7571万元,同比下降16.23%,净利润亏损187万元,非净利润亏损330万元。预计从年初到下一个报告期末的累计净利润可能是亏损,因为非经常性收入同比大幅下降。看来,在长城集团上台的那些年里,天目药业只保持了“大亏,小利”的地位。

特别是今年以来,天目药业用外语说得最多,“如果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受到公司的司法审查,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可能会发生变化。”

长城集团在回应询价通知时提到,近年来正处于持续扩张和发展期,受重大环境影响,目前阶段的债务压力。同时,长城集团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通过并购重组的资产组合也将是优化资产负债结构的关键目标。长城集团不排除继续筛选有利于解决长城集团短期财务困难和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的高质量投资者。在积极处理债权,债务和解除天目制药业冻结的基础上,选择有机会将天目制药业的实际控制权转移到外部世界。

这样,天目制药业的未来是什么?它的控制权将落入谁的手中,成为悬念。 (想想金融产品)

张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