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核心科技 防范金融科技风险

时间:2019-11-12 来源:www.ciptc-top.com

温戈于人“江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兼首席信息官”“金融科技的起源”“海外科技公司引领全球金融科技的历史舞台”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信息技术为银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从大型机技术、小型计算机到个人计算机,信息技术支持了银行在业务流程自动化和数据集中领域的建设。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的发展,在线业务流程已经开始。 虽然信息技术没有改变金融业务的本质,但它已经是银行业不可或缺的生产手段。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新技术在金融业的应用也极大地促进了信息技术的发展。

在这40年的历史中,大型计算机技术基本上代表核心技术,全球金融技术长期以来一直由以小发猫为代表的海外技术公司主导。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商业银行开始了大规模的信息技术系统建设。 大型商业银行相继完成了银行层面的数据集中。 此时,四大国有银行都选择了小发猫大型机来承载它们的核心业务系统。 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和农业商业银行基本上都选择了小发猫或惠普的小型机平台。

在中国金融科技发展的早期,国内高端制造系统长期落后于西方国家。金融企业注重业务应用的发展,而忽视对信息技术核心技术的掌握。 从国际分工和贸易全球化的角度来看,中国金融业对海外高科技公司的依赖没有错。 然而,从经济角度来看,在中国购买小发猫大型计算机的平均成本是在美国的2.4倍,银行业在信息技术建设方面支付了高昂的购买成本。 2013年,在美国发生“棱镜门”事件时,金融技术受到真实国际政治环境的影响。 必须从国家金融安全的角度,考虑快速提升金融科技水平,掌握核心金融科技,规避金融安全风险。

启动中国金融科技

提高金融科技水平,掌握核心技术,规避金融风险一直是国家大事 在863计划中,华为和浪潮受托研发小型电脑,并在国内一些银行做了初步安排。

2013年6月,斯诺登的“棱镜门”事件爆发 2014年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银行业金融机构防范信息技术带来的金融风险的重要性和战略意义空前增强。

回到2013年,信通技术设备的核心芯片基本上是从海外进口的。即使是中国公司制造的信通技术设备也难以真正实现“拥有知识产权”和“掌握核心技术”。 例如,2013年,国内品牌网络设备部署在企业网络中,通常80%以上的芯片需要进口。 金融业使用的基础软件比例较低,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的本地化率仅为0.1%左右

中美贸易摩擦,金融科技的机遇与挑战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逐步升级 2018年4月,中兴通讯事件 2018年12月初,孟晚舟事件 2019年5月,美国将华为列为“实体名单” 随着中美贸易战扩展到科技战争领域,全球商业规则和国际分工规则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的金融安全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如何防范中国金融科技风险?在极端条件下,中国金融机构能否正常运行?中国的金融科技能力能够支撑金融服务需求吗?这是中美贸易摩擦给金融科技从业者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国际商业和竞争环境的恶化,促使我们迫切需要在掌握核心技术的基础上,构建和完善我国的高端制造体系,防范金融风险,确保金融科技支撑服务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金融科技水平现状

早在2018年,中国的制造业总量是美国的1.7倍,相当于美国、日本和德国的制造业总量。 中国高端制造业能支持中国金融技术的发展吗?在极端商业条件下,中国高端制造业能帮助中国金融机构正常运营吗?

中国有将近14亿人口 为14亿客户提供高质量的金融服务是海外科技公司从未做过的事情,但这是中国金融科技从业者需要面对的一个课题。 中国不乏创新氛围和基础设施。 经过多年的转型升级,中国高端制造业也获得了新生。 这些都为中国金融科技引领世界金融科技发展创造了条件。

金融科技软硬件的发展

在金融应用软件领域,中国基本掌握了核心技术。 在通用基础软件领域,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数据库、中间件和操作系统领域的科技企业已经逐渐填补了原有的空空白 在硬件方面,特别是在与信息和通信技术相关的硬件方面,中国在高端制造系统方面已经逐渐超过欧美发达国家。 从江苏银行近年来对信息技术相关设备的测试、评估和使用情况来看,国内制造商取得了显着进步。 2013年之前,部署在江苏银行内部网络所有重要区域的路由器、交换机、密集波分等设备均为进口品牌。 在接下来的六年中,随着国内网络制造商产品质量和服务的不断提高 经过1-2个设备生命周期后,到目前为止,江苏银行数据中心核心交换区所有重要的生产应用服务器和跨数据中心的高速链路都由华为的企业网络交换机和传输设备承载。 在国内制造商扩大该行业应用市场的早期,他们的主要甚至唯一优势是性价比,这可以帮助用户节省大量采购预算。 时代变了。如今国内通信设备制造商在产品性能和可靠性、配套设施的完善、研发规划等方面并不比海外巨头差。它们在场景一致性等方面往往具有独特的优势。

金融机构加快了掌握核心技术的步伐

自2013年棱镜门事件以来,央行下属机构和一些商业银行开始研究如何掌握金融科技的核心技术,并更加重视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问题。 此后,在互联网金融业务“井喷”发展的背景下,越来越多适应中国金融业务发展并拥有自由知识产权的设备和解决方案被应用于金融机构。 大型商业银行普遍实施“小型计算机替换”,小型计算机的购买量几乎为零 “四大银行”都实施了“大机器减负”,将一些应用或业务转移到大型计算机上,以减少对大型计算机的依赖,进一步满足互联网金融对金融技术的需求。 自2013年以来,江苏银行已进口品牌路由交换设备、安防设备、小型机等硬件设施进行大规模采购 到2019年,经过1-2个设备更换周期,数据中心核心生产网络、分行接入网络、核心存储设施、信息安全保护设施、个人电脑服务器、分布式数据库、视频会议系统等领域将大规模采用适合我行需求的国内制造商产品和解决方案。

2019年,在中美贸易战期间,美国开始通过“实体名单”制度扼杀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让金融科技工作者更真实地感受到“金融科技安全”的真正含义 在极端的业务环境中,我们必须掌握整个金融信息技术堆栈的核心技术,以确保“金融技术安全”,例如非X86服务器和数据库 江苏银行和华为共同探讨了基于非X86架构的鲲鹏服务器支持大数据平台场景的可行性

未来展望

全球信息技术市场继续增长,从2018年的10.1万亿增长到2023年的12.8万亿,增长了26.7% 中国的信息技术市场增长更快,2018年为0.7万亿,2023年为1万亿,增长42.8%。产业链的所有领域都在快速增长。 2018年,中国的信息技术市场将占世界总量的7%,而国内生产总值将占16%。将来会有很大的机会和空

2018年,中国的信息技术投资总额将达到0.7万亿元人民币。每一次产业变革都会给产业链中的上游和下游制造商带来巨大的挑战和机遇。 尽管中国的信息技术公司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0比1”的突破,但中国目前的计算行业仍然非常薄弱。中国信息技术公司的整体贡献率相对较低,尤其是一些核心技术,如处理器、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等。中国企业的贡献率分别只有3%、5%、10%和10%。同时,软件公司大多集中在应用层,没有形成完整的计算生态和合力。

从过去两年的情况来看,美国利用其国家权力对中国高科技企业实施全面制裁。我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的同事也激活了我国整个高端制造产业链。 其中,金融技术几乎涉及所有信通技术堆栈,相当复杂。 我们期待中国企业继续关注核心技术,完善R&D和自由知识产权产品生产体系,全面覆盖金融科技所需的信通技术产品。

中国金融科技展望

为包括中国14亿人口在内的最广泛人群提供世界上最优质的金融服务是国内金融从业者的历史使命。 人类正在迎来以智能技术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人工智能、物联网、5G和生物工程等新技术将融入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并将带来极其深远的影响:智能技术将促进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有助于建设智能城市,推动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全面提升消费体验;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引擎,智能将促进全球进步和发展。 作为金融科技工作者,他们应该敢于打破原有技术体系的束缚,敢于探索和实践,敢于应用新技术推动金融科技发展。 我们相信中国的金融技术能够引领未来的发展。

(责任编辑:李越)

泰国免签证费延期节后老广”掀赴泰旅游热